旅游新闻
回忆儿时的端午_自然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5-23 00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五月,像一条藤蔓,上面开满了姹紫嫣红的花朵,争相斗艳。抛开沟洼的野花不说,光田间地头能叫上名字的,就让人眼花缭乱、暗生爱意。蓝莹莹的胡麻花、白嘟嘟的豌豆花,爬满麦穗小如针尖的小麦花,生活一下子轻盈了起来,往日的辛苦劳作,都成了五月的露珠,闪闪亮亮的,枯燥的日子里到处花香弥漫,让人心里不舒坦都难。

而端午,是开在五月最吉祥的花,其他花在端午面前,黯然失色,它们好像都成了衬托,专为端午而开,没有抱怨,没有不满,开的你情我愿。端午,只管安静地盛开,像一朵莲,不急不躁,享受着人们的爱戴,把自己的清香,缓缓奉献给五月,献给五月的大地,献给五月劳苦的人们。

家乡的端午,从五月初三就开始了。像好多重大节日来临前一样,母亲早已做好了节日期间的所有安排。

每逢节日前两三天,要放下手头的农活,去十五里外的小镇赶集,好像已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,如果有人没去赶集,好像过年不杀猪似的,会招来好奇的目光。

我们赶逢单日子的集,即一三五七九,小时候记不住,但看到人们搭伙结伴从门前的小路过,并且穿戴比平常整洁干净,就晓得今日有集。十五里山路,一个来回,光花在走路上的时间至少三个小时,再到集市东逛西转,就算从太阳冒花子出门,回来最早也得下午两三点了,有些腿脚慢、集瘾重的人往往回来都夕阳衔山。

母亲不识字,当然不会列个购物清单交给父亲,她都是临睡前或白天就想好了明天要买的节日用品,一样不落地告诉父亲,父亲记性好,带听不带听地就记在脑海了,到赶集归来,把买的东西从尼龙袋子掏出来,竟然一样都不差,有时候还会顺便给我和姐姐带回来惊喜,比如铅笔刀、我最爱的警察帽、姐姐最爱的扎头发的蝴蝶结。